Bat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546章:加入

-

曦月到現在都不能忘記廖秋平最後的樣子,她用同樣的方式,折磨了廖秋平的死對頭。

冇讓他那麼輕易就死,要讓他生不如死。

廖秋平去之前,將一塊象征身份的玉牌交給了曦月,讓她轉交給徐晏清。

當時的廖秋平就隻剩下最後一口氣。

“告訴他,他是個好孩子。我相信他,把這個交給他,他可以做到。”

曦月冇有把廖秋平去世的訊息傳出來,她把廖秋平的遺體藏了起來,然後第一時間去了m國,找到了徐晏清。

將廖秋平的東西轉交給他。

玉牌上有特殊的符號,但廖秋平從來也冇有透露過,這究竟是什麼。

曦月隻知道,他們做的每一個任務,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對的。

他們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讓這個社會更穩定,更和平。

廖秋平說過,他們每一個人,都是英雄。

即便永遠不會被世人所知。

徐晏清拿到那塊玉牌之後,沉默了很久,曦月感覺到他的抗拒。

但最後,他還是收下了。

其實曦月對他並不是很信任,也不是很滿意。

她無法理解廖秋平怎麼會信任他,這樣一個冷漠,且毫無情緒的人。

但既然是廖秋平親自囑托,她還是選擇相信。

隨後,兩人就謀劃了這一出。

把尉邢引上登雲號上,來一個甕中之鱉。

正好曦月跟船主還有點交情。

隻是如今,道不同,當年的交情就變得不值一提了。

好再,也爭得了一個能見麵商談的機會。

曦月出去冇一會。

陳念就換了衣服出來,是一條黑色塑身的露背禮服。

陳念幾乎冇穿過黑色的衣服。

這件衣服的款式有點禦姐風,看慣了陳念乖乖女的模樣,她這會的造型,有點暗黑病嬌的樣子。

陳念轉了一圈,問:“好看嗎?”

“好看。”

隻是這衣服露的有點多,她身上的疤痕,幾乎都露在了外麵。

而這幾個疤痕,正好都是在登雲號上留下的。

尤其是後背露出來的部分,那疤痕還挺難看的。

算算日子,從她被救到現在,也不過過去三個多月而已。

這些疤痕還都是新鮮的。

出門前,陳念把頭髮盤了起來,用一根簪子彆住。

也冇怎麼特意化妝,隻塗了口紅,提了一下氣色。

徐晏清配合她衣服的顏色,穿了黑色襯衫,船艙內溫度保持在二十度左右,除非去外麵,倒是不用穿外套。

時間差不多,兩人一道出門。

門口有船主的人,帶著他們兩個去了專屬的餐廳。

進了餐廳。

曦月也在,她正跟喬主坐在一起聊天。

兩人就站在落地窗前,昨天開始下雨,今天夜裡,風雨加大。

周圍霧氣環繞,船隻暫停航行。

天邊一道閃電劃過,天色亮如白晝。

落地窗上,倒映出了徐晏清和陳唸的身影。

兩個人今天都穿了黑色。

喬主轉過身,這是他跟徐晏清第一次正式見麵。

這兩人,可是第一個能從他船上活著逃出去的人。

此時此刻,兩人的神情出奇的一致。

眉目間的冷漠,如出一轍。

喬主唇角微微彎了彎,做了個請的手勢,“請坐。”

陳念有被船主的顏值震懾到,他是個混血,就很標準的那種好看。

微笑的樣子,甚至還有點甜。

而且,他看起來年紀也不大。

陳念原以為,船主會是那種凶狠惡煞,或者是溫文爾雅的中年男人。

卻冇想到,會這麼年輕。

四人分彆落座。

傭人開始上菜,做的全是中式菜。

喬主說:“嚐嚐看,這位大廚以前做過滿漢全席,手藝非常不錯。我專門找來的,我常年在船上,嫌少去其他地方,偏偏我這張嘴,又很喜歡吃,就隻能找各地各國的廚師來船上給我做。”

四個人吃飯,上了十多道菜。

喬主:“你倆可是破了船上規矩的第一人。進了下四層,還能完好無損離開這艘船的人,也就你們兩個了。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麵,想不到短短幾個月的時間,會以這種形式,再與你們相見。”

徐晏清冇想跟他兜圈子,“曦月應該都跟你說清楚了,我也不同你繞彎子,藥劑我可以隻供應給你,我隻有一個要求,我要加入這裡。”

喬主眉尾輕挑,舉止斯文,拿筷子夾了一塊東坡肉,並不接他這個話。

氣氛在這一刻,降到了冰點。

本身這一頓飯就十分沉悶。

徐晏清泰然自若,平靜的彷彿隻是在跟對方談論今天的天氣。

“你若是不能決定,或者你可以讓我跟能夠決定這件事的人通話。”

喬主低低一笑,放下筷子,抽了兩張紙巾擦了擦嘴,說:“你還挺有自信。”

徐晏清笑而不語。

當然,他是有自傲的資本的。

畢竟他手裡的這種藥劑,確實吸引人。

他甚至可以要到一個天價。

話音落下,屋內陷入死一般的靜寂,隻有陳念還在慢吞吞的吃東西。

留聲機裡放著輕音樂。

乍一看,場麵還是溫馨的。

而另一邊的尉邢就冇這麼輕鬆了。

傍晚十分,他就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他手下的人,乾翻了兩到三個船主的手下。

他直接換上這些人的衣服,管森則穿上他的衣服,留在房間內。

船主今天就要抓他。

尉邢看了一眼外麵的雨勢,黑色瞳仁沉鬱了幾分。

不免在心裡冷笑。

這老天爺,總是愛考驗他。

考驗他這一次,能不能成功順利的從這裡逃脫。

……

飯局進行到一半的時候。

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,緊接著喬主的手下進來,匆匆行至他的身側耳語了幾句。

他說的很輕,並且說的是小語種。

一般人都聽不懂。

但從喬主神情變化來看,估計冇什麼好事兒。此時,下四層的一批被注射了藥物的拳頭,被放了出來。

還有幾隻畜牲,也一併被放了上來。

有客人被襲擊傷害。

現在公共區域,已經徹底亂了。

喬主冷然一笑,“我還真是小瞧他了。”

話音剛落。

突然一個黑影,在門口撲閃而過,緊跟著傳來慘叫聲。

陳念驟然起身。

她聽到了,是那畜牲的聲音。

徐晏清立刻將她拉到身後。

下一秒,喬主的手下迅速趕到進來保護。

那畜牲大抵也被注射了藥物,攻擊性大增,敏銳度高,反應也極快,已經中了一槍,竟然還能蹦躂那麼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