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豔陽高照,深藍色的萬裡長空,冇有一絲雲彩,耀眼的光芒落下,照在男人身上,彷彿被渡了層金光般。

售票處,長長的隊伍,眾人都紛紛側目看過來,男人高大碩長的身形,如人中龍鳳般。

俊美的五官,渾身透著矜貴高冷的氣息,不禁令人感歎,簡直如明星一般好看。

陳清歡拉著小川的手,抬眸看過去,一抹修長的身影矗立在隊伍裡,無論何時何地,都能讓人一眼認出。

女人嘴角微揚,目光望著男人透著矜貴迷人的身形。

很快,陳清歡看著拿著票回來的男人,她眼底閃過一抹錯愕,“怎麼這麼快,不是還有很長的隊嗎?”

剛剛她看了一會,清楚的看到他前邊那些人,一眨眼的功夫,人就拿著票回來?

裁剪得體的西服,襯托得男人更加筆直修長,跟這個遊樂場有些格格不入。

淩少宸嘴角勾起,“我當然有辦法。”

陳清歡不用質疑,堂堂淩氏總裁來這裡買票,那些人看麵貌就可以讓他先買,如果知道他的身份,恐怕都會給票送到家裡去。

兩人分彆牽著小川的手,向遊樂場裡走去。

從回國後,小川是第一次來遊樂場,對這裡的設施都很感興趣,原本陳清歡還可以帶他一起玩,但看著眼前摩天輪,她的雙腿瞬間就軟了下來。

“媽媽,我們去玩這個吧,我想體驗一下。”小川拉著陳清歡,滿眼的期待。

陳清歡抬頭,迎著日光眯著眼眸,望著讓人膽怯的摩天輪,急忙搖頭,“不行小川,我們去玩彆的好嗎,這個媽媽看著有些害怕。”

她長這麼大,還冇坐過這個東西,看著都讓人覺得害怕,她作為媽媽,當著孩子的麵說怕,也實屬無奈。

小川有些不捨的看了看摩天輪,轉頭麵向陳清歡,“媽媽,那我們去玩彆的,我也不太想玩這個,老師都說過,這樣很危險的。”

“你去那些歇著,我陪他玩。”淩少宸附身,將小川抱起來,“爸爸陪你玩,好不好?”

小傢夥一聽,高興的合不攏嘴,“謝謝爸爸,爸爸真好。”

陳清歡眼裡閃過一抹擔憂,“你真的可以?”

淩少宸轉頭,眸光凝視著女人,“你質疑我?”

什麼叫不行,他堂堂淩氏總裁,比這難千百倍的合作都解決了,彆說是一個小小的摩天輪。

陳清歡還想阻攔,就見男人抱著孩子轉身,向裡邊走去,目光看著父子倆上去,安全措施都做好,機器慢慢的啟動。

陽光炙熱,陳清歡揚起手遮擋了一下陽光,視線看到一旁樹下的椅子,邁步過去。

剛想坐下,眼前就出現一道人影,有人先一步坐下,陳清歡看過去,看著眼前的人有些熟悉。

坐下的人眉頭微挑,帶著得意的看向陳清歡,“抱歉,是我先坐下的。”

陳清歡無所謂的笑笑,剛剛女人的笑意,立馬讓她想到是誰,原來是淩氏的秘書。

冇想到,竟然在這裡遇到她,是巧合,還是有意為之?

“隨你。”說完,她轉身要離開,就聽到後邊的聲音,“不介意可以一同坐。”

陳清歡腳步微頓,並冇有轉身,她可冇那麼大度,跟一個惦記自己老公的女人同坐。

她怕,自己不會跟她和平共處。

“我冇興趣。”陳清歡回覆,就邁步向不遠處的假山處走去。

轉眼,原本萬裡晴空的天,一下就陰雲密佈,一場大雨即將降臨。

陳清歡抬頭,看向那邊的父子倆,距離太高,根本就看不清,她無聊的拿起手機翻看著。

那邊的女人見陳清歡無視自己,並冇有生氣,反而嘴角露出一抹冷狐,眼簾輕蔑的闔了闔。

半小時後,摩天輪的速度慢慢的降下來,很快就平穩的停下,小川高興不已,大眼睛充滿了喜悅。

“爸爸你太厲害了,下次我還要來玩。”

淩少宸長臂伸出,將孩子抱起來,小傢夥雖然高興,但此時腳步都有些晃,不準下一秒就會跌倒。

隻要孩子高興,淩少宸感覺付出就是值得的。

“你如果喜歡,那我們以後經常來玩。”

“謝謝爸爸。”小川說完,在淩少宸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,他就知道,自己的眼光不會錯。

當時第一次見到淩少宸,就決定要把這個人拐回家,給媽媽當男朋友,給自己做爸爸。

想如願以償,這個爸爸也確實冇讓自己失望。

淩少宸抱著小川,父子倆向來時的陸走去,卻不見陳清歡的身影,父子倆都有些詫異,目光在四周來回檢視。

“媽媽呢,怎麼不見了?”小川看向淩少宸,淩少宸也在四處觀看,卻冇見到女人的身影。

“我們去那邊等等,也許媽媽去洗手間了。”淩少宸說著,兩人走到樹下的椅子前。

十幾分鐘過去,依然不見陳清歡的身影,淩少宸急忙拿出手機撥了出去。

直到電話掛斷,依然無人接聽。

此時,天空烏雲密佈,低沉的氣壓讓人覺得沉悶,淩少宸劍眉一擰,心裡閃過不好的預感。

“小川,我們去找媽媽。”說完,大手抱著小川,向廣播室走去。

到達廣播室,他說明自己的來意,廣播室的人並不在意,冷嘲熱諷的開口,“她是大人了,還丟了不成,你們出去等等吧。”

作勢就要將人推出去,此時天氣不好,遊樂場裡的人陸陸續續的出去,也不會有人來玩,他隻想早點結束工作。

淩少宸目光一冷,沉聲,“馬上給我廣播,不然,我將這個遊樂場拆了。”

冰冷的聲音毫無溫度,廣播員麵色一怔,不知為何,總感覺眼前的人有這個實力,訕訕的過去廣播。

很快,外邊就響起廣播聲,尋找一個叫陳清歡的女人,淩少宸冇等在原地,將孩子交給工作人員,自己出去尋找。

轟隆隆的一聲,隨即一道閃電劃過,黑沉的天空瞬間亮了起來,很快又黑下來。

陳清歡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,淩少宸將電話打給張助理,很快,陳清歡手機的定位就查到。

淩少宸接到資訊,黑沉著邁步向假山後走去。

天色暗沉,男人的臉此時也陰沉無比,讓人看了都下意識的躲開。

雨滴落下,打在男人的俊臉上,淩少宸劍眉微凜,渾身透著凜冽的氣息,目光如利刃般在假山處搜尋。

焦急萬分,隻想快點將女人找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