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今天我們倆手工都很早,我來慶市拍戲都冇好好放鬆一下,下了班我們去玩玩吧?”

貝瑤拿出手機,展示她看的幾家ktv,“我都看好了,這幾家的ktv評分最高,你挑一家,我們下班直接過去。”

沈念嬌接過手機,假裝在看ktv的評分,實際上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去赴約。

最後,她選擇了去。

昨晚遲宴說吳家的目的是想要吞噬遲家的市場,但她後來仔細想了一下,如果真的是這個理由,那吳成的手段就太小兒科了,他可是乾過了吳月笙的人。

他不可能會用這麼冇智商的手段去搶占市場,再說一點醜聞,怎麼可能會動搖遲家的根本和市場呢?

她快速做了選擇,將手機還給貝瑤,說:“就去這家吧,我看環境不錯,也很有私密性。”

“那就去這家,好開心,我跟朋友要去唱歌了。”

她配合貝瑤笑了笑,等人離開後,她恢複麵無表情的模樣,茶茶在旁邊小聲問:“她對約你出門這件事一直很執著,你為什麼要答應她呢?”

“戲拍了三分之二,她也約了我這麼久,我要是再不給麵子,估計也要在背後耍小手段了。”

頓了頓,她說道:“而且,我總感覺吳家怪怪的,如果隻是單純的想分市場的蛋糕,那他們拿我開刀,我覺得小題大做了,就算他們陷害我成功了,想要毀壞遲家的名聲,遲宴完成可以跟我劃清界限,這樣遲家的市場誰也動不了。”

茶茶撓撓撓頭,“聽你這麼分析,感覺是怪怪的,那吳家在打什麼算盤?”

“不知道,走一步看一步,主動赴約未必是一件壞事,說不定還能搞清楚吳家的真正意圖。”

茶茶點點頭,可表情卻如臨大敵,整整一天都板著臉,看上去不開心。

貝瑤見了還好奇地問,“你這小助理怎麼看起來悶悶不樂的?”

沈念嬌淡定地回道:“她最喜歡的一隻口紅掉了,在那裡鬨脾氣呢。”

“哎呀,什麼牌子的口紅,我給她買一隻?”

“不用,已經買好在路上了,晚點她會氣消的。”

貝瑤連連誇讚:“你人真好,都會幫自己的小助理買口紅安慰她。”

“應該的。”

沈念嬌許久冇這麼高度緊張過了,和貝瑤的互動是今天的小插曲,下班後,她帶著杜甜和茶茶去赴了貝瑤的約。

到了ktv,貝瑤帶著她直奔包廂,進去後不唱歌,坐在沙發上拉著她一起拍照。

沈念嬌還得配合她營業,她連著拍了好幾張後,p了圖就發微博。

“真開心,跟朋友一起來唱歌真的很快樂。”

貝瑤手機一扔,拿起話筒就開始點歌,徹底進入了k歌模式。

沈念嬌給茶茶試了一個眼色,讓公司的負責回微博動態,然後兩人就坐在沙發上看她表演。

等貝瑤唱夠了,見她們一動不動,她問:“你們怎麼都不唱啊?”

沈念嬌說:“我唱歌不好聽,來ktv都是當觀眾。”

說話的功夫,ktv的工作人員鬆了十幾瓶飲料酒,粉的藍的還有白的。

貝瑤拿起開瓶器,邊開邊說:“哪有什麼不能唱,你是根本就看不起我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