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二皇子妃被範清遙這麼一看,明顯有些不願對視,躲閃著目光垂了頭。

範清遙倒是也不在意,本來她跟二皇子妃就不是很熟悉,說句不好聽的,若那日在平萊王府時,二皇子妃冇有主動示好,今日她也絕對不會出現在這裡。

如今朝廷的紛爭愈發厲害,三皇子一黨為了拉百裡鳳鳴下水,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,百裡榮澤的陰狠手段也是層出不窮,範清遙當然不想百裡鳳鳴在這個時候再是被其他人分散了注意力。

故而,若二皇子和二皇子妃願意主動站隊,範清遙當然是歡迎的。

仔細的寫好了藥方子後,範清遙將青嵐叫了過來,仔細的叮囑了一番,就連平日裡的忌口都是給開出了一張詳細的單子。

靠坐在床榻上的二皇子妃看著範清遙的背影,恍惚的目光中慢慢蒙上了一層無奈又糾結之色,不過等範清遙轉過身時,她便是又恢複了原本的模樣。

“今日的事情當真是給太子妃添麻煩了。”二皇子妃一邊讓人給範清遙上茶,一邊誠摯地道著謝。

範清遙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,輕聲道,“都是妯娌,無需那麼客氣,倒是二皇子妃最近可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事?”

二皇子妃似是冇想到太子妃會如此問,身子都是跟著僵了下。

範清遙像是冇有看見一般,頓了頓又道,“二皇子妃胎象較弱,卻不是來自外而是發自內,若二皇子妃無法調節好自己的心緒,長此以往下去,隻怕要一直躺在床榻上保胎了。”

懷孕本來就是一件吃身子的事情,所以母體才需要充足的營養和良好的心情。

“不過是我自己鑽牛角尖罷了,倒是惹得太子妃擔心了。”二皇子妃閃爍著目光,明顯不太想要繼續往下說。

範清遙見此自也是不會再多問,起身道,“既如此,我便不打攪二皇子妃了,二皇子妃好生養胎纔是。”

二皇子妃冇想到範清遙起身就要走,急得攥緊了身上的被子,正想要開口阻攔,就聽見院子裡傳來了動靜。

很快,簾子就是被人掀了起來。

緊接著,一個年輕的女子就是在婢女的陪同下一搖一擺的進了門。

原本要離去的範清遙,正是衝著門口,在看見女子那張臉的瞬間,瞳孔也跟著劇烈的顫了幾顫。

廖雨薇……

她怎麼會在這裡!

此時的二皇子妃也是已經下了床榻,披著衣衫走到了範清遙的身邊,笑著道,“這位是府裡的廖姨娘,家裡麵是做藥材買賣的,前段時間二皇子出門去護國寺祈福,路上馬車險些被山上的積雪給掩埋住,好在廖姨娘路過的及時,纔是保住了二皇子的平安……”

剩下的話就算二皇子妃冇有繼續往下說,範清遙也是明白了,正因為有救命之恩,二皇子纔是把人給娶進了門。

還真的是所有救人的夢幻場景,都會出現在護國寺啊。

想當初是周家老夫人。

現在又輪到了二皇子……

但範清遙對於二皇子妃說的話,可是一個字都不信。

畢竟上一世,她可是跟這位廖雨薇打過無數次交道的。

那個時候的廖雨薇可不是什麼二皇子的姨娘,而是百裡榮澤的姨娘!

因為愉貴妃的私心,再加上範雪凝的煽風點火,在百裡榮澤冇有登基前,範清遙雖是所有人公認的三皇子妃,但卻一直冇有嫁進三皇子府邸。

隨著宮裡麵的皇子們陸續大婚,一直府裡冇人的百裡榮澤就顯得異常醒目了,愉貴妃和為了堵住所有人的嘴巴,更是不給範清遙找到提前嫁進三皇子府的理由,便是將廖雨薇先行送去了三皇子府,成為了百裡榮澤的廖姨娘。

上一世的接觸,自然是不愉快的。

也是那個時候範清遙自己傻,幾次三番在廖雨薇的手下吃虧,正是廖雨薇的從中作梗,範清遙想要嫁去三皇子府邸的心思就被拖得更加漫長了。

範清遙現在想想,上一世的自己不但傻更是混,為了能夠不被廖雨薇在百裡榮澤的麵前搶了自己的風頭,一心聽信範雪凝的話,逼迫煽動外祖和舅舅們站隊百裡榮澤,整個花家都淪為了百裡榮澤的馬前卒。

後來,百裡榮澤坐上了那把椅子,廖雨薇被冊封為廖妃。

在範清遙被百裡榮澤徹底放置在冷宮自生自滅後,範雪凝整日都想著各種手段來折磨她,而每次在範雪凝離去後,廖雨薇都是會來冷嘲熱諷一番。

範清遙一直都以為,廖雨薇嫁給百裡榮澤隻是一個偶然,當初愉貴妃想儘辦法的阻攔她提前嫁給百裡榮澤,就算冇有廖雨薇,也會有其他人,但是現在看著站在二皇子府裡的廖雨薇,範清遙覺得似乎是她把事情給想的簡單了。

上一世嫁給百裡榮澤的人,忽然就是嫁給了二皇子……

若說這其中冇有因由,範清遙當然是不相信的。

“妾身聽聞二皇子妃身體多又不適便想著來看望一二,冇想到太子妃也在,倒是妾身唐突了。”廖雨薇笑容甜美,一如上一世那般,是個隱藏的非常完美的蛇蠍美人。

二皇子妃也是笑著道,“太子妃醫術了得,主城人儘皆知,說起來也是我的自作主張,好在太子妃願意賞幾分薄麵。”

“不過就是隨手之勞而已,二皇子妃無需客氣,時候不早我還有其他的事情,二皇子妃好生歇息纔是。”範清遙並不想繼續留在這裡了。

上一世,愉貴妃早就是跟廖家有所牽連,想來這一世也是一樣的。

而一個曾經嫁給了百裡榮澤的人,現在卻出現在了二皇子的府裡,這說明什麼?

說明二皇子已是站了百裡榮澤那邊,雖範清遙還想不明白,愉貴妃為什麼會忽然改變主意,把廖雨薇送到二皇子這邊,但既明顯跟二皇子不是一路人,便冇有繼續再浪費彼此的時間了。

正所謂,話不投機半句多。

廖雨薇見範清遙走過來,臉色有些發白,眼睛也跟著紅了些許,一臉的驚慌和無辜隻是站在門口的身子卻是冇有側讓的意思,“可是妾身惹了太子妃不高興,妾身知道以妾身的身份,是根本冇資格出現再太子妃麵前的,妾身真的不知道太子妃前來,還希望太子妃消消氣。”

這可憐的模樣,當真是讓人有理都說不清楚。

-